欢迎来到成都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智能

团购网站联系方式不明专家建议慎重选择

2019.07.07 来源: 浏览:26次

团购站联系方式不明 专家建议慎重选择

团购给人的最大诱惑当然是“便宜”,便宜到即使是冲动消费也让很多朋友觉得“无所谓,这么高的折扣值了”。但是,隐藏在高折扣背后的,可能是种种不尽如人意的服务和商品。

消费者下单容易退款难

联系到一位最近在高朋团购了高档手表的友@tension,他在腾讯微博全程直播了购买手表的过程,也帮助他尝试着联系了销售方。

@tension向出示了他在某合资团购团购后得到的电子订单。他于4月底在该站购买了一对阿玛尼手表,由某奢侈品站提供货品。拍下东西第二天他打表示要自提货品,供货方表示七点前可以过去。在下午五点半到达对方办公地点后,他致电对方询问具体地址,对方却回复称,表的盒子现在没有,因此无法自取。@tension只能回家。

其后就是五一小长假。长假过后,站所提供的自提时期已过,只能等待邮寄。但是@tension发现,他根本没有在该站留下邮寄地址,而站也没有在下单后的任何时候提醒他补填地址,或提醒发货。

其后,他联系团购,表示要退款。对方回复称,退款需要等待7到14天。客服提醒他,也可以将货款转化为积分,这样在三个工作日内就可以完成。@tension对此十分不解:“我付款一分钟,退款却要等待7到14天?那为什么转化为积分又可以快一倍时间呢?”

按照他提供的订单号联系了该团购。但是,在两天之内的上午十一点和下午四点分别试图联系该站公布的400,语音提示均为坐席忙、请等待。又按照站提示添加了客服企业,但反复点击的十位客服,始终没有任何一位客服给出答复。

联系到的另外一位消费者的遭遇更为“凄惨”。他在一家厦门的团购站购买了一双168元的“耐克王二代”跑鞋,但两个月来对方一直未发货。他联系了中间支付环节的支付宝要求退款,但由于该团购站仅仅是使用支付宝的服务,而不是淘宝等拥有阿里巴巴诚信评价体系的商家,因此支付宝方面也只能代他联系,无法作出进一步处理。

登录该团购站,发现该站的客服方式中连都没有提供,仅有MSN和。添加对方后询问发货情况,与上一个案例一样,始终没有回复。

专家建议打“试探”实力

就这两个案例向一位团购站人士请教。他介绍称,团购站的售后服务通常有、即时通讯IM和电子邮件三种方式,对于消费者来说,最方便的是,可以随时沟通、立刻得到解答;IM次之,电子邮件最为不便,一来一往的交流会耗费较长时间。但是对站来说,邮件的服务成本最低,而服务则需要站拥有自建呼叫中心。由于团购站大量的资金用于维持销售队伍、返还商家以维护关系,因此通常不会自建昂贵的呼叫中心,而是采用租用坐席等外包方式。而有些团购可能连这个租用坐席的费用都省掉了,只是使用一条线播放自动应答即可,这种站的客服是永远不会有人接听的。

结合上述两起案例,该人士建议,消费者在团购前,可以通过查看售后服务渠道的方式来判断团购站实力。如果站只提供IM、邮箱等客服方式,则该站的实力可疑,不建议购买大额消费品或经常购买。如果站提供了客服,在团购之前,最好先拨打一下客服,试试拨通率和对方的服务态度,以此判断这次团购是否能得到妥善保障。

-行业观察

部分团购站寻求转型

人人在前天公布了一季度财报,其中包括其旗下团购站糯米的一些运营数字。团购站的投入与产出也终于首次有了一个较为权威的数字。成立于2010年6月的团购站糯米在第一季度的运营支出为460万美元,而净营收为90万美元。人人董事长兼CEO陈一舟透露,糯米成立一年来,总投入为900万美元。

在商家面前丧失议价权

投入高产出低的原因,部分在于国内团购站竞争激烈,为了争夺商家,纷纷削弱自身收入以让利。以团购鼻祖美国的Groupon为例,通过它的团购平台销售出去的商品,它与商家会按照销售额进行五五对半分成。这样,至少在商品和服务销售环节,站不会亏得太多,甚至会小有赢利,以弥补市场扩张、人员薪资等方面的亏空。

但在国内,根据最新的统计,已经有4500家左右的团购站争夺这一市场。众多站争夺为数本来不多的优质商家和服务资源,就只能采取两种策略:大幅度让利给商家

团购网站联系方式不明专家建议慎重选择

,或者放弃优质资源,自行开发一些不知名的货源。

第一种策略,导致团购站的营收大幅度削弱。国内团购站与商家的分成比例,倒挂到大约1:9的程度,糯米负责人沈博阳此前透露,目前国内团购行业利润极低,“现在10%(的收入)也已经守不住了。”

第二种策略,导致团购站的货品质量与售后服务参差不齐,消费者利益难以保障。为了保证目前“一日多单”的团购方式,站用各种办法找来日用品或服务,保证页面流量和销售额。但由于优质商品需要大量资源去开发、维护,收入也不高,因此有些站就采用进水货甚至假货、削减客服成本等方式,应对激烈的竞争。

团购站被迫探寻新路

部分团购站在这种压力下开始尝试转型。

糯米在去年即启动升级转型策略,其负责人沈博阳结合人人的优势,提出“社交化电子商务”,模式,计划将糯米由单纯的团购站,提升至“本地精品生活指南+精准营销平台”。除了为消费者提供团购的大幅度折价优惠外,糯米对后台统计系统进行了详细全面的设计,可以为参与团购的商家提供一系列有价值的营销参考数据,以此来增加站附加值,提高商家的黏合度。

广告攻势十分凶猛的24券则于近日进行了站改版,推出“精品商城”,尝试与品牌商家合作开展B2C直销,进行跨界营销。

24券与通过验证的品牌合作商共同营销,以此来保证产品的质量。这种尝试可以看做团购站面对低质竞争时的一种寻求突破的努力———即同时包含团购与B2C两种销售模式。

24券不是第一家,也不是唯一一家涉足B2C方向产品营销的团购站。此前,24券就曾与乐淘、好乐买等多家B2C商城有过合作。不久前美团也宣布,未来要将资金重点偏移至打造电子商务上。另一家团购站满座则表示,为了避免公司资金和战线的拉长,将暂时不会转战B2C方向。

四千多家站厮杀在同一个市场内,通用的低价、炒作、病毒营销等方式已经无法应对这种激烈竞争,有些站选择探索无法从国外复制的新路,另一些站则选择先捞先走。市场虽然有优胜劣汰的机制,但在巨大的容量面前,这种机制未必能很快生效。正如资深评论人士谢文所言:“团购站这种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将长期持续,直到一两家公司的年流水达到50亿-100亿人民币的规模,但希望十分渺茫”。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