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成都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br半年前谢芳和林小静同时来晨钟文学编辑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半年前谢芳和林小静同时来晨钟文学编辑部当实习编辑,半年以后,谢芳转正,成为正式编辑,林小静却还在实习期,转正的事情似乎没人提起。大家议论纷纷,包括工作水平能力一般的孙棠都已经转正,为何偏偏卡着林小静?对林小静有好感的人都对康副主编从中作梗心知肚明,敢怒不敢言。
以林小静的冰雪聪明,不会想不到,但她似乎不考虑转正的事情。编辑部谢芳和林小静关系最好,又是大学同学,谢芳几次提醒林小静注意一下态度,她知道林小静一直在意这份编辑的工作,否则林小静不会放弃分配到市委大院的机会来到晨钟杂志社,她喜欢文学,但喜欢文学和工作无关。林小静不是不知道,深不以为然。
林小静对谢芳说,她喜欢晨钟的艺术氛围,不像是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所以不顾家人反对选择了这条靠近文学的道路。林小静的心里,从不认为晨钟的一亩三分地属于官场。她一向认为,在晨钟,人工作能力的标准要看是否细致认真,个人是否具有文学修养,是否有极佳的文学鉴赏能力,能写出好文章来的,更是优秀的编辑——当然,这些是指编辑部而言,和其他的一些部门无关。谢芳不赞成林小静的认识,两个人因此见面就争论不休,到最后谁也不能说服谁。争论归争论,两个人的关系却始终不错。
林小静呢,是个凡事喜欢较真的人。晨钟杂志社有七八十号人,版式设计、美术编辑、法律顾问、出版社、印澳洲砖瓦匠周薪3万 天价工资闪瞎众友眼睛刷厂网络部发行部,大大小小的头儿,而编辑部门总共只有十几个人,其中一个主编三个副主编,机构虽小,关系却复杂的很。林小静放出过话来,除非编辑部,其他哪儿她都不去。她选择了编辑部,喜欢较真的脾气给她惹了祸,和副主编康念北水火不相容,以成一山不容二虎之势,所以最后被康念北调到了网络部。
大家都觉得十分可惜。
中文系毕业的林小静学生时代就以几篇文章奠定在文坛的不斐名声,初到晨钟文学月刊编辑部如鱼得水,英雄有了用武之地。短短的时间,整栋楼上的人都夸奖林小静工作认真细致,对待作者耐心,不厌其烦,又写得好文章,颇具大家风范,整个晨钟无出其右。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没有转正,没转正还不要紧,又被挤兑到网络部打理文学网去,大家都觉得康念北有些公报私仇。此前谢芳劝林小静反省反省自己,林小静置之一笑,脸上写满挑衅,充满蔑视。她太自信,相信自己没有错误被人抓住就是了,不懂得官场险恶。晨钟杂志社也是正处级单位,怎么就不是官场呢?
自以为是的林小静努力工作,盛誉面前,没有陶醉,反而倍加冷静小心,工作兢兢业业,修改稿件严细认真,点评详加揣摩,写文章反复推敲。她也深知晨钟文学社藏龙卧虎,搞社交可能不行,可写起文章来,人人都有两把刷子,文章虽不是不刊之论,但都能独当一面。
当然,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康念北。康念北自从来到晨钟,没有在省级刊物上发表过一篇文学作品,包括市级文学月刊——《晨钟文艺》。他发的唯一的一篇也是用的孙棠的文章,结果被林小静揭发出来。两个人的矛盾因此而起,康念北怀恨在心,林小静看不起康念北,有几次因为文章明火执仗地对着干,几乎无法收场。
晨钟文学网总编辞职,康念北逮住机会,在党组会议上竭力推荐林小静,一反常态对林小静用尽溢美之词,说她曾在文学网站有过当编辑的经验——那都是林小静在上大学的事情,不知道被康念北从哪儿翻了出来,看似抬举,实则明升暗降。晨钟文学网一时没有合适的总编人选,副社长、社长同意了康念北的提议,轮番找林小静谈话,林小静就一句话,我除了编辑部哪儿也不去。副社长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林小静不为所动。社长也急了,撂下一句话,说这是组织命令,你看着办好了!
林小静从会议室里出来直接下了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凛然,谢芳拉也没拉住。
谢芳知道,除了去网络部担任文学网总编林小静无路可去,除非她放弃理想。谢芳在楼上看着林小静站在晨钟杂志社的院子里。
院里老藤宛若枯死,葡萄藤上的葡萄叶落尽,光秃秃的,枝丫峥嵘。绿地上一棵牡丹石榴疯长而没有结果,滑条比果枝都粗。满院的月季只剩几朵花,粉红色的花还若被雨淋湿了的纸花一样,褪了颜色,惨不忍睹。
林小静站在草地上,心情和早晨来的时侯已大不相同。事情来的突然,让她一点准备也没有,她愤然走出办公楼,走到楼下又后悔了。来杂志社是她的决定,时至今日,为了一点工作上的调动,半年多的辛苦不说,文学呢?是不是一并放弃?
林小静在谢芳的意料之中又回到办公室,大家看着林小静伤心都于心不忍。于心不忍无济于事,只能祝她工作顺利。林小静也在利弊面前权衡再三,为了文学终于做出让步。康念北郑重许诺,在文学网的工作成绩计入她在编辑部实习编辑的考核,打了人一耳光又塞个甜枣核,康念北老奸巨滑的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大家就担心更甚。谁都知道照目前的情况,发展起来晨钟文学网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林小静信以为真。
初涉社会的小丫头总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其实却什么也不懂。
林小静伪装起微笑,说自己当时觉得新鲜好玩当了一段时间的网络文学编辑,网络文学杂乱无章,网络文学编辑算什么啊,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天都在换。她说着说着就流出眼泪,弄得大家也跟着伤心。
林小静走的那天,编辑部的几个女同志还真有些舍不得。半年多的朝夕相处,她们比谁都更了解这个小姑娘。纷纷说着安慰的话,孙棠唱起了《送战友》。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战友……林小静收拾着办公桌上与艾弗森的状元对决中笑到了最后。在第四节开端的东西听着听着就哭了,一直哭到门口。
那是大家认识以来第一次看到自信开朗的林小静哭泣,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好了。孙棠也一下愣了。林小静忽然骂起孙棠来:好你个孙棠,想咒我啊?孙棠不解其意,大喊冤枉问?林小静说,《十面埋伏》首映式上,刀郎怀念梅艳芳就是唱的这首歌,你居心何在?



随后组织任命下发,以社里红头文件的形式,正式任命林小静为晨钟文学网总编,办公地点在网络部。
网络部和晨钟文学网听着差不多,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网络部负责维护社里网络运行,版面校对,是在机构臃肿的情况下增加的编制。文学网是去年社里考虑网络文学对传统文学冲击很大,为了提高知名度开会一拍即合成立的,一没经费投入二没人员编制,全是自发组织,连网络部还不如,依托在网络部门下,靠着网络部技术人员提供技术支持维持着。文学网的主编、编辑是在网络筛选出来的爱好文学的义务编辑,水平参差不齐。上一届的主编是临时工,本来想干一段时间走走关系把手续落下来,结果没了指望,拔腿走人。晨钟文学网开办一年多来,基本上走了个形式,全国注册会员八百多人,而经常在线的,仅赵占领说有几十人。
事情定下以后,谢芳劝过将产生积极推动作用。林小静,让她去找康念北认个错,或许事情会有转机。晨钟文学网总编,只是空衔,以文件的形式下达通知,无异一道无形的绳索。倔强的林小静说不!她对网络文学没信心,却不屈从 。谢芳问林小静是否有把握,林小静沮丧地说没有。谢芳只能拍着林小静的肩膀安慰,林小静说没事的,别人能做好我为什么不能,网络文学传统文学都是文学,再说我还是总编了呢?她又笑起来。谢芳说我昨天一直网上,死气沉沉,波澜不兴的。她是为林小静担心,但天真的林小静想,网络文学方兴未艾,如果建设好了,未必不是好事。她决定试一试,实在不行再找社长力辞,让他另请高明。
林小静走了,谢芳望着她空空的办公桌常常回忆她在编辑部的日子。她会到时候就把茶沏好,把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办公室内充满花香,明媚轻快的歌声总是不绝于耳。如今,那一个有着一张狐媚笑脸的小姑娘说走就走了,如此负责的一个人,去了网络部旁边单独的一小间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和一部电话机,谢芳感到迷茫。
有时候她倒想去网络部。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谢芳对编辑部内见不得人的暗动作十分了解,好的文章推不上去,推上去的都是有背景的,或者拿钱买来的,上一期杂志出版的时候室作协的副主席送稿件来的时候用的是命令的口吻,文章就像为人一样,净土也成了权钱交易的场所,相互利用,是是非非,难以苟同,又不敢违抗,左右为难,隐忍不发,心里整天郁积着疙瘩。
林小静走了以后,编辑部就冷清下来,各自为政的领导领导着三个派别,失去了为文章的争执,各自默默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也死气沉沉起来。林小静再也没有来过编辑部,谢芳知道她是不想见到康念北,替她担心。在单位里为人处事,有时候根本就不是能力不能力的问题,关键是怎样和领导搞好关系,林小静独立起来,别说搞不出什么动静,就是搞出动静来又能怎么样呢?网络这虚幻的东西如果不能和经济利益挂钩,再红火又能如何?
林小静却不这么认为,她说网络文学方兴未艾,某个大文学网站被商家出巨资包装,别人能干成的事情她林小静为什么就干不成?林小静在网络部呆了没几天,又恢复了自信,她是一个随时能够调试好心理状态随遇而安的人。
有一次谢芳去她的办公室,她正在玩征途的游戏玩的入迷。谢芳问林小静文学网的基本章程熟悉的怎样啦,林小静嗨了一声说有什么可以熟悉的,然后继续玩她的游戏。谢芳和林下静是大学同学,最了解林小静,林小静喜欢玩游戏,上大学的时候因为痴迷于游戏忘记了谈恋爱。她沉缅在游戏中,谢芳说我走了,林小静才说,谢谢芳姐,一切都在我脑子里装着呢,搞活网站的方案基本上成熟了,到时候等着瞧好了。
谢芳半信半疑,回到办公室打开网站,看到熟悉的网页上当日最新文章不过十几篇,点击率低的惨不忍睹。经常发文章的作者只有那么几个,大都是建站之初在网站注册的会员,他们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环境,认识了一些人,将晨钟文学网当成了自己的天地,或者将他们的文章备份一下。谢芳根本就不相信林小静能在短短的时间有了自己的打算。
对于这个小丫头,谢芳不否认自己不能低估她,但也不相信她能立竿见影,让网站起死回生。谢芳用自己的网名登陆QQ,在编辑群里依旧没有找到林小静的QQ号。林小静大概还不知道有个编辑的QQ群,谢芳不得不又跑到她的办公室提醒,让她加入QQ群和编辑搞好交流,让编辑为网站发展提出批评意见和合理的建议。
谢芳是晨钟文学网的编辑,同时也是编辑群的管理员,为公为私都有权利提醒一下林小静,没想到林小静的反映特别冷淡,只是哦了一声,说已经记住了QQ群的号码,然后继续玩她的游戏。
谢芳回来后对穆洁清说林小静有些自暴自弃,穆洁清说我们都不能小看林小静,这丫头有主意着呢。林小静的主意,谢芳一直没有看到。



令谢芳没有想到的是,晨钟文学网在短短时间内人气大增,突然涌现很多有实力的写手。原来以任劳任怨著称的编辑A86又重新露面,独当一面,审核快速而仔细,通过文章无一错别字和语法毛病,精华文章的质量令人刮目相看。谢芳暗暗称奇,就在编辑文集里寻找林小静,编辑文集里没有林小静的文章。
难道她还没有上网?谢芳有些纳闷,还以为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林小静却跑到编辑部办公室来,拍桌子打板凳说累,文学网站总编比当编辑还累。
穆洁清呵呵地笑,说才刚走马上任就打退堂鼓啦?林小静拉着穆洁清去看网页,说你看这文学网今日文章如何,半天发稿量达到了六十篇!穆洁清说还不够,但是,低迷是暂时的。
耿东说,哎小静,晨钟文学网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我可不想你跟在编辑部一样摔摔打打的啊!林小静说关你屁事。耿东说怎么不关我事,要知道我可是文学网的编辑啊。林小静一听喜出望外说,哪个是你啊?耿东说就是火红的耳朵。林小静说原来就是你小子啊,火红的耳朵,是不是你老婆揪的?谢芳有些瞧不过去林小静的自信,问林小静,你这总编都干了些什么,怎么没见你的什么动静啊,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们这几个当手下的可都望眼欲穿啊。林小静得意地说保密。临走的时候,林小静还是忍不住偷偷地告诉谢芳,她到晚上就用化名在几家大文学网站往这么拉人呢。
谢芳心说我说网站怎么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作者,感情是她生生地拽来的。
实际上事情还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后来编辑部的同志们才知道林小静把她们当时大学的同学都按照联系簿打了电话,文学系毕业生多多少少有一些文气,搞文学的不在少数,林小静就利用这层关系把他们拉到晨钟文学网,把历来的文章全部贴到网站。
然后,在大家的关注下,林小静开始出招。重新制定了站务章程和审核标准,对主编的权限做了详细的说明,取消了一批编辑的权限,包括编辑部的一些同志的权限,其中就有谢芳和穆洁清。穆洁清倒无所谓,谢芳不乐意了,直接找到林小静问怎么回事,林小静笑着说没怎么回事情,关键是怕姐姐累着。

共 17189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口气读完 《给我鲜花,给我掌声》,让人陷入沉思中,杂志社也是个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地方。大家纷纷议论个人能力再强也强不过权势的问题。事实就是如此。林小静便失望地站起来,关了电脑,平静地从康念北面前走了出去。就是因为这样一件小事,编辑林小静不得不辞职。 小说是作者对社会生活进行艺术概括,通过叙述人的语言来描绘生活事件,塑造人物形象,展开作品主题,表达作者思想感情,从而艺术地反映和表现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你的这部小说写得形象鲜明、比较生动,具有独特性,有一定的思想内涵。一篇给人启示富含哲理化的美文。一篇有真正文学灵魂的文章。推荐欣赏,赞.【编辑:雍梅】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109260004】
1 楼 文友: 2011-09-24 20:2 :02 一口气读完 《给我鲜花,给我掌声》,让人陷入沉思中,杂志社也是个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地方。大家纷纷议论个人能力再强也强不过权势的问题。事实就是如此。林小静便失望地站起来,关了电脑,平静地从康念北面前走了出去。就是因为这样一件小事,编辑林小静不得不辞职。 小说是作者对社会生活进行艺术概括,通过叙述人的语言来描绘生活事件,塑造人物形象,展开作品主题,表达作者思想感情,从而艺术地反映和表现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你的这部小说写得形象鲜明、比较生动,具有独特性,有一定的思想内涵。一篇给人启示需要思考的文章。 只有懂得微笑的人,才能紧紧抓住生活的手,微笑着去唱响生活的歌谣。相信自己,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之后见彩虹。
2 楼 文友: 2011-09-24 20:25: 5 一篇有真正文学灵魂的文章,把现代文学弊端的一些事都写出来。欣赏,问好老师。 只有懂得微笑的人,才能紧紧抓住生活的手,微笑着去唱响生活的歌谣。相信自己,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之后见彩虹。
 楼 文友: 2011-09-26 19:24:05 几年前的一篇文章,见笑了,感谢雍梅编辑的点评。 06年习作,发表文章若干青岛中医妇科医院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
老年尿急怎么治疗
汕头治疗白斑病费用
什么青菜能消肿止痛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