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成都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码

一个作家在创作上要有自己的基地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一个作家在创作上要有自己的基地,如果作家生长于斯,那对作家的创作就具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他的作品也就类似于“反哺”,是给予母亲的最好回报——我读辛贵强的作品就有这样的感觉。
辛贵强笔名太行风,来自太行山区的陵川县,几十年来,不论是在贫瘠的山村务农,还是当老师进机关,他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这片土地,坚持用手中的笔书写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书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书写发生在这里的每一个故事,书写山乡在阳光照射下的每一个变化。
毫无疑问,从逃荒人的后代、抗镢头的土头农民到太行山区的“歌者”,这个“蜕变”过程,自然有着太多的酸甜苦辣,而这一心路历程,也会在他的笔下有所反映。本期“鉴赏栏目”刊发的辛贵强三篇叙事散文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视角:作家的心路和他笔下的太行山区。限于篇幅,下面我们就《向阳山坡》做一下粗略分析——
《向阳山坡》是一组散文,包括了三个山村生活片段,每一个小题目下,都是一幅充满浓郁地域色彩的风情画。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应该知道,在这里,向阳山坡是作者抒写的场景,也是一个文学概念,这样我们就容易把握作者叙述的内容。我读这组散文,当然还有另一种心情,就是“窥视”的心情,因为我要从中寻找这里隐藏着的作者身世和心灵秘密。
◇先看《但他掌管的是一个市值为1980亿美元的超级航母公司位列仙班》。作者在这个小题目下讲述了他初中毕业后的人生第一课,那就是在劳动中学会了抽烟。了解他的人知道,他的生活经历坎坷,14岁一度辍学放羊,初中毕业当兵可是被人设坎没有走成,学校招生考试全公社排名第一,偏又在那年赶上著名的“交白卷”风波。在现实的一次次残酷打击下,他似乎命中注定地留在了这片土地上,难逃农村刨土的命运,这样看来,他与烟的接触也就顺理成章,因为按老百姓的说法,抽烟暂时能够帮助他解脱面对现实的烦恼与无奈。
问题在于,就是这么一件事,在他的笔下就写出了色彩——有时我真的惊叹于散文语言的神奇和力量!你看,那地头上烟民们抽烟的风景,学抽烟的经历,因为抽烟与父亲的斗智,对烟史的自我介绍,都显得非常饱满和充实,历历在目。同样作为烟民,多少年后他对抽烟害处的认识,对自己当时学抽烟的自我解剖,都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最后他说:“烟锅里的人生,燃的是什么味?”这句话实在给人以警醒。是的,人生百味,有时在烟锅子里体现得最为深刻,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再看《一地文学家》。与前一篇的“自视”不同,这篇是一种“外视”,是作者文学视角的对象转移;他暴露出的秘密,也从自我剖析转到对文学热爱的探根究源。文学起源于劳动,作者在这里为我们提供了佐证。那个时代,物质生活无疑是贫瘠的,但人们的生活一点也不缺乏诗情,田间地头,只要聚在一起,一边干活一边唠嗑,这就是近似于原始的口头文学。当然,老百姓说故事,有荤有素,所以又常常让人忍俊不禁。其实,正是这些“既有史的特质,也富含人生的哲理”的原生态东西,才形成了文学的胚胎,也成为作者文学创作的源泉,为作者的创作提供了精神和素材的成足将在双流基地与中甲对手重庆力帆队进行一场热身赛基础。
作者在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毫无疑问是饱含感情的,我欣赏作者的这种认识:“他们的灵感和 ,是在翻起整理好的土地上,把种子一粒一粒栽种下去,长出一个绿油油的梦。”当然,作者也非常清醒:“我常常想,我的这些以苦作乐的乡亲们,就这样安贫乐道顺从命运吗。听了他们的段子,方知道他们也有安抚自己的麻醉药。”这句话,恰恰道出了文学的一种特质。是的,在中国的土地上,在太行山区之外的许多地方,还有很多这样的农民,在田间地头,或者在城市当然的
建筑工棚里用各类段子麻醉着自己的神经。读到这里,我真想喊一声:我的父老乡亲们啊!作者最后说:“山坡瘠薄土地生长的俗文化,一点一点剥去我的学生气,培植起我世俗、世故的基因。”当然,这也成就了一个太行山区的“歌者”。
◇第三篇是《“鞋壳篓”磕土》。与描写口头文学家的苦中作乐不同,这一篇则冷静地进入了一种分析的层面。他的写作视角依然是抗镢头的土头农民,所展示的画面也依然是男男女女的社员在向阳山坡的刨地劳动,也依然有人们之间的逗闷子找乐子,但不同的是,肚里耗完了低热量饭食会指挥大脑,让人思考如何应对摆在面前的繁重体力劳动,这就自然引发作者对农民命运的探讨。
这里有一句关键词,就是“吱咕吱咕,鞋壳篓磕土。”这是太行山区的土话,作者作了解释,我觉得这个解释非常必要,只有解释才能使这句话具有文本意义,才能说明抗镢头人的生活现状。作者是这样说的:“吱咕吱咕”不是语气助词,而是有实际意义的喟叹,整句话的意思是,“不行哪,不行哪,谁叫咱是鞋壳篓磕土的土头农民!”你看,多形象,这样我们才能理解蕴含其中的那种夹杂了自嘲、感叹的复杂情绪。
那么,顺着这个思路,作者讲到了山村农民的生活,特别是吃水用水并由此引发疾病的情况,读来令人动容。问题是作者心里明白,“作为土里求食的农民,最亲的是土,决定身份卑微的也是土。”尽管当时在说法上,工农兵并列,农民身份并不低,可是为什么“那些干工作当干部的人犯了错误,都是说下放农村劳动改造,怎么不说是抬举至农村劳动享受?”这句具有讽嘲意味的问话包含了多少辛酸、无奈和血泪!现在的人们对那个时代的农民生活多少有些陌生,对那个时代的口号也许不会完全理解,这可能会对阅读产生一些隔膜;但是文学的责任是留下历史,留下能够被风吹散的一些记忆,这当然也是作家的责任。其实,即使是在今天,关注农民仍然是一个重大课题。
一般来说,散文的结尾,往往是思想闪光的所在,就像感情蓄积到一定阶段的喷发,可是这种喷发因人而异,有的含蓄,有的激烈,有的平淡。作者在这一篇的结尾是这样写的:“向阳山坡上,大片大片的山刺玫开得正好,石鸡们在嘎嘎咕咕喧嚷着它们的情事……”这句话很有诗意,有一种况味,是啊,生活仍在继续。
◇应该说,辛贵强的散文在艺术手法上并不新潮,但他的写作方式显示了一种传统的魅力。说实在话,我讨厌那种玩弄题材、旁若无人、又毫无内容的自我倾诉,可惜现在这样无视读者的散文实在是太多了。另外,辛贵强的散文语言也很传统,有时甚至土得掉渣,但读者从中感受到一种力道、一种震撼,我认为这是一种语言的成熟。大家可以看:“我笑一笑,找块光滑的镜面石躺下去,脱下的破鞋枕到头下,身体连着自然,身下接着地气,耳听着他们的打闹,听着风从野草荆棘上蹚过的嗖嗖声响,不一会就呼呼睡着了,睡得好沉好香。”这样的句子在文章中俯拾皆是,它所营造出来的是一种太行山区独有的氛围、意境。我想,现在时兴散文语言的陌生化,这使文章充斥着打破语言传统结构、费读费解的句子,这与我们分析的这三篇散文不能相提并论,要知道,大巧不工,重剑无锋,这是一种本事。
◇读完《向阳山坡》这三篇短文,还引发了我的许多感慨,在当前文学特别是散文充满甜腻的小情小调时代,生活给与了文学多么大的期待啊!文学应该是苦难的,文学应该面向生活,关注底层、关注人生。在涉及写作伦理这样一个重大课题上,我们每一个作家都应该采取慎重态度。
另外,综观古代散文和现代散文的传流,我总觉得散文本身并不能算是一个完全的纯文学性质的文字,它应该承载更多的思想意义,而思想作为散文中“骨”的构质极其重要。当然,对散文来说不仅要有“骨”,还要有情。所谓“情”,就是散文中自由抒发的热情与真实流露的奔放。
那么,我们再来看辛贵强的散文,就会发现,本期刊发的《向阳山坡》这组散文和《爷爷的辫子》、《西大河截图》等篇什一样,文学的视角放得很低,放在了太行山区的山山水水,这实际上也是显示了一种思想的高度。作者来自太行山区,太行山哺育了他,他的思想、他的感情也始终和太行山连在一起,因此,他深知手中这支笔的份量,为农民的苦难叹息,为世事的不公感慨,为在新时代的阳光照耀下山乡出现的每一个变化兴奋。而作为读者,我们也跟着他叹息、感慨和兴奋,从而认识了太行山区的过去和现在,认识了太行山区那些可爱可敬的农民。是啊,散文中焕发出来的“情”真是一个神奇的点拨器,它能把作者的感情与读者紧密联系在一起,引起共鸣。这使我再一次想到,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永远是文学的主题。


李智勇,笔名李仪,网名西部散人。自1977年先后在《人民军队》、《天津日报》、《天津青年报》、《今晚报》、《天津文学》、《中国环境报》、《西北军事文学》、《延安文学》等报刊发表大量散文、小说、诗歌等作品。

共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学评论(包括散文评论)当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读后感,除了品评作品内容和写作风格,除了解析创作者对阅读情感的激发技巧,评论者还应从更为宏观的视角,关注衍生作者及作品的那片土壤,得出自己全方位的评判和结论,给作者和读者双方都提供思考的方向。本文的作者作为冷静的观察者,他没有把文学批评建立在空洞的理论说教上面,而是凭借自己多年的文学创作实践经验,以敏锐的洞察力和满腔热情,关注着一位从草根崛起的作家,细心体察着他的所想所思,以深思的眼光品读作家背后那片贫瘠而又意蕴广阔的土地,于文字中把握创作者的脉动,从深度观察着现象,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脚踏实地的分析论断。更为可贵之处,是作者没有回避当前散文创作中所存在的问题,明确提出了自己中肯的看法,指出一位作家所应担负的时代责任。全文是在推介个体的作品中求索着散文创作的规律,在思辨的力量里浸透着个性文采的光芒,令人感觉诚恳、生动而有信服力。推荐阅读。——责编:严金波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4260006】
1 楼 文友: 2014-04-21 15:59:18 问好李仪老师,你的评论文章很有深度,点面兼顾,观点鲜明而不乏文采,我很喜欢。祝创作丰收!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4-21 18: 2:22 谢谢你的点评,很到位。真心感谢。握手。10000*0.05%*25天(3月1号至3月25号)+1000*0.05%*10天(3月26号至4月4号)=125+5=130元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
仁爱医院吴美红
宝宝怎么诊断是不是O型腿
人流后出血后又出血
贺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盘锦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