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成都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九洲武帝第三百三十九章赴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洲武帝 第三百三十九章 赴宴

听涛楼上喝醉后的一整天,第五听云都赖在了客栈里面。

给白洁在隔壁开了间单独的房间后,他先运转元力,把体内的酒精完全排解,接着便美美地睡了一觉。等到醒来之时,整个人就重新精神起来,此时夜幕已至,太阳落山,月亮爬了上来。

他来到窗边,放眼望去,在皎洁月色辉映之下,嘉庆城灯中红酒绿,宛若不夜之城。嘉陵之乱已经过去了有段时日,很多被毁的街道也已重建,民众们心情平复,重新过上了日子,使得嘉庆城再次焕发出活力。

夜色下的嘉庆城,人流依旧拥挤,人声仍然鼎沸。

第五听云推开房门,先到客栈的马厩找到了白鹤跛三,这些天先是忙于升学试,接着又忙于应酬,许久没来照看过跛三。不过看来客店的小二服务比较周全,并没有让白鹤跛三受到虐待。

喂过白鹤之后,他回到楼上,岱青莲和白洁都正好开门走了出来。

“第五哥哥,外面好像很热闹,我们出去玩吧。”岱青莲关了自己的房门,一蹦一跳地走到第五听云面前,嘻嘻笑道,“老是待在客栈里好无聊的。”

白洁没有说话,不过听到出去玩耍时,眉间也是露出了几丝喜色。只不过大概是性情所在,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第五听云伸手刮了岱青莲鼻梁一下,道:“别和我说,你在郭厢师姐那里待了一天一夜,师姐没带你出去玩?现在的你,估计对城内一些好玩的地方门儿清吧?”

岱青莲闻言吐了吐舌头,一直嘻嘻笑着。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第五听云也想出去走走。

就这样,一男两女相携出了客栈。第五听云和岱青莲并肩走在前面,岱青莲蹦蹦跳跳的,一路叽叽喳喳,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而白洁则仿佛和岱青莲是两个极端的性子,她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左手持着广寒剑,尽职尽责地做好一个女保镖。

不过她毕竟也是小女孩,偶尔路过一些商贩时,也会东张西望。

三人一口气逛了五六条街,在热闹的夜市中穿梭着,偶尔驻足与商家讨价还价,偶尔就一件事物发表者各自不同的观点,一路吵吵闹闹的,别有一番滋味。起初白洁大概还和岱青莲不熟,所以不怎么说话,到后来熟识过后,就没第五听云什么事了。

两个小女孩凑到一块儿,慢慢地就开始讲起了些没边没际的话题,第五听云完全插不进去。甚至有时候两个小女孩还背着第五听云说起了悄悄话,让第五听云一度以为这两个小丫头是在背地里议论自己。

三个少年走在街上,因为第五听云双科状元的身份,屡屡有人会认出他,并对他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第五听云也毫不在意,只是他身旁的两个女孩觉得这样有些不自在。

当天晚上,三人一直玩到了月至中天,夜市都变得冷清了许多之后,才收起兴致回到客栈。三人分开,各自安睡,不必细说。

第二天一早,第五听云便起床前往嘉庆学院,按照岱青莲所说的时间和地点找到了郭厢他们。到达目的地时,郭厢他们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启程回潇湘学院了。

“小师弟,这两天成红人了,可忙坏了吧。”

郭厢见第五听云,笑着打招呼道。她一边打趣,一边把第五听云往屋内引。

“师姐可别调侃我了。”第五听云回道。

进屋后,胡安超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张轩老师重点和第五听云讲了一下两个月后,也就是金秋九月开初的新学员入学报道事项,第五听云一一记下,然后对张轩老师在升学试上的救命之恩表达了诚挚的谢意。

交代完事情之后,张轩三人便离开了嘉庆,踏上了返程。

接下来的日子里,第五听云便逐渐回复到了升学试之前的生活。早上天不亮就早起修炼,现在的他,可以巩固梯云纵、虎啸元音、离剑七式等武技,也可以参悟洞庭十式、蜃楼诀等新武技,可以说早上的修炼内容还是很丰富的。

等到太阳升起之后,他回到客栈叫醒岱青莲和白洁,一起吃早餐。

吃过早饭后,要是没约,就继续在客栈修炼。如若不然,就和岱青莲和白洁这两个女孩出去外面玩,短短几天,三人几乎把嘉庆城逛了因为你爱她就要呵护她个遍,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当然,有时谭磊、黄河他们也会过来,十多人一起更添了许多乐趣。

还有一次,第五听风和杨紫心一道来了,作为哥哥,第五听云当然替弟弟感到高兴。似乎从上次嘉陵之乱过后,杨紫心和第五听风就一下子走得特别近了,不知道在那次动乱中这两人发生了什么故事,找个时间得好好盘问盘问?第五听云偶尔这么想着。

就在这样边玩边修炼的等待中,几天时间一晃而过。

武神楼请柬上约定的日期终于到了。

这报名合格4395人一日,第五听云带着请柬,孤身一人来到了城西的武神楼前。

粗略一看,这楼和其他楼并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三楼与四楼楼层之间的匾额上书写着“武神楼”三个大字而已。论高度,它没有听涛楼那般可摘星辰;论宽广,它不及嘉庆学院那么占地极多。但就是这么一座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阁楼,它的地位却是凌驾于帝国刑法之上……

站在楼前,第五听云思绪繁多。

“请出示请柬。”

今日的武神楼四门大开,门外有两人分左右站立。这时,站在左边的那人走到第五听云面前,居高临下地说道。

尽管对方说话实现了猪场零排放很是平和温婉,但第五听云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威压,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这大概就是武修者等级的绝对压制吧。第五听云没去多想,出示了请柬。

对方只扫过一眼后,便摆了个请的姿势,将第五听云引进了楼中。

踏进武神楼大门之时,第五听云能够感觉到有一股温和的力量扫过自己的身体,那力量虽然没什么攻击性,但却有很强的探查性。穿过大门第四,他只觉自己已经被看穿看透。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其他感觉。这座非武神殿内部人和手执信物之人不得进的大楼,真正进来后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除了一楼大堂比外面看起来要宽阔一些而已。

大门正对的方向,是通往二楼的楼梯。

楼梯与大门之间,摆着八张圆桌,此时圆桌上已经有十几个人稀稀拉拉地落座。他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和新来的第五听云一样,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能在这里干些什么。

北京医院哪白癜风好
兰州治疗包皮包茎多少钱
沈阳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互联网